第4章 再捅一刀

紧绷的情绪突然放松,身体却开始有些支撑不住,转身向别墅走去的时候眼前却突然天旋地转,迷迷糊糊中她似乎看到有个人影大步向自己跑来。

------------------

简言之做了个冗长的梦,梦里的她回到两年前,和林深时一见钟情,飞速结婚,婚后他对自己爱护有加,是众人眼中的模范丈夫,她幸福的忘乎所以,以为拥有了整个世界。

然而,梦醒了无痕。

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陌生的房间,消毒水的味道很重,她记忆出现了短暂的空白,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是怎么来到医院的。

窗外已是华灯初上,大雨却并未停歇,雨水打在玻璃窗上的声音莫名的让人心惊,她缓了一会儿才想起了今天发生的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,准备起身的时候,房门被小心翼翼的推开:

“醒了?”

简言之闻声看过去,讶异一瞬: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眼前的这个人是继母白桦的儿子白景庭,前段时间和同学相约去了自驾游,并没有接到他要回来的消息,如今就这么出现在简言之的面前,难免错愕。

白景庭扯过椅子坐在了床边,看着简言之苍白的脸色;

“我不能回来吗?”

简言之懒得理会他这种阴阳怪气是从哪里来,开口问:“白姨呢?”

“还没下手术。”

没下手术代表还不知道简松源的事情,但简言之却轻松不起来,白桦和简松源伉俪情深,若突然得知出了这么大的变故,白桦会是什么样的反应,谁也说不好。

正担心之际,白景庭却突然发问:

“你和林深时之间怎么回事?”

简言之静默几秒,将所有的情绪都压在心底之后才缓缓睁开眼看向白景庭:

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

“别装。”白景庭狠狠的指了指她:“我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你在家门口晕倒,他身为你的丈夫,我自然要打电话通知他,想知道他怎么说的吗?”

简言之想说不想,但这话在嘴边绕了一圈还是被自己嚼碎了,她觉得可能是自己被伤的还不够狠,所有才能放任林深时借由白景庭的嘴再狠狠的捅自己一刀。

“他说,你活着就不用通知他了,死了的话倒是可以念在夫妻一场来送你一程。”

简言之没说话。

但这样的沉默无疑是再告诉白景庭他们之间的确出现了问题,还是不可挽回的那一种。

白景庭平常是个很体贴的人,凡事都很顾虑别人的感受,但今天不知道抽的哪门子疯,竟然直直的朝着简言之心底最痛处戳下去,且毫不留情:

“我看了新闻,得知了简叔叔的事情,意外的是实名举报简叔叔的人叫林深时,奇不奇怪?居然和你老公同名同姓。”

“简言之,你说这人是不是有病?举报就举报了,为什么还要实名?生怕别人不知道是自己做的一样,但后来我想明白了,他这么做有一个好处,就是可以让喜欢他的那个人痛不欲生,被喜欢的人伤害,再也没有比这个更惨的爱情悲剧了吧?”

白景庭看着简言之:“我特别想采访你一下,被自己最爱的人从背后捅刀子是什么感觉?”

简言之抬眸看他:

“往别人最痛处扎刀子的你,是什么感觉?”

“挺不好受的。”白景庭看着她:“但这样有助你保持清醒。”

说完他便起了身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有那么一瞬间简言之对眼前的白景庭生出一股陌生的感觉来,她不明白当初那个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屁孩,怎么就长这么高,也会让人有压迫感了?

刚想开口让他离开,白景庭却先一步出了声,他说:

“简言之,如果可以,你身上所有的疼,我都想替你受下。”

第4章 再捅一刀
1/5
字号
A-
19
A+
默认
背景
上一章
目录
左右翻页
夜间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