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别想夺走我丈夫的东西

说完,一脸戏谑的看向夏夕绾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这是想把脏水泼到她的身上?夏夕绾眉头微蹙。

她刚从乡下回来,不曾和任何人有冲突,这保镖明显是起了歹意,想趁陆寒霆不在占她这个新婚妻子的便宜。

夏夕绾仰头看了看眼前这个男人一米八七的个子,觉得荒唐可笑,继而问管家:“您看他这身板,再看看我,要说我把他弄到床上,我怎么不知道我有如此高超的手段?”

夏夕绾的眼睛长得极美,略带嗔怒地看向管家,让管家心头一紧。

“至于为什么陆少这位保镖会在新房的床上,幽兰苑的安保防范、人员管理如此松懈散漫,我想我得向老夫人、陆少讨一个解释了。

陆家新过门的妻子成婚当夜和外男共处一室,这种消息对陆家声誉的影响,想必幽兰苑的诸位都担待不起。既然是保镖,请管家您仔细盘问,明天告诉我事情的前因后果。现在我要休息了!”

既然少奶奶这么说,管家只能硬着头皮把陆寒霆带出去。

陆寒霆吃了瘪,眸里露出几分玩味。不是说这个替嫁过来的新娘子是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吗?口齿伶俐,下手狠准!有趣。

保镖的谎言他目前不打算收回了,他倒要看看他这个土包子小妻子能给他带来多少惊喜。

……

经过刚才的折腾,又为婚礼操劳了一天,夏夕绾确实有些累了。

躺在床上,她想着今晚发生的一切,和那个素未谋面的丈夫,想着想着就阖上了眼皮。

门锁转动,陆寒霆走进房间,一眼就看到蜷缩在床上的夏夕绾,她已经睡着了。

轻轻走到床边,伸出修长的手指去揭夏夕绾脸上的面纱。

很快,陆寒霆的手指就顿住了,并没有揭她脸上的面纱。

他垂眸看着床上已经睡着的女孩,想起她睁开眼的时候,眸子真漂亮啊,黑漉漉如小奶猫,仰头望你时,像小奶猫的爪子挠了你一下。

是清纯和妩媚的结合体。

陆寒霆看着她脖间的红痕,她肌肤娇嫩,刚才他只是轻轻的掐了一下,现在就多了一道红痕。

想起刚才给他做按摩的那双手,小小的,软软的,真舒服啊。

陆寒霆返身,离开了房间。

……

翌日清晨,夏夕绾在管家的带领下去餐厅吃早餐。

餐桌前已经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,见到他的身影,夏夕绾的步伐不由得顿了顿。

秀眉蹙起,显然不想和他共处一室,转身就欲离开。

然而,低沉磁性的嗓音先一步响起:“少夫人,昨晚休息的可好?”

夏夕绾瞪了嬉皮笑脸的人一眼,警告他不要乱说话。

要是被别人知道昨晚自己和保镖在一起,她可就洗不清了。

虽然她和他什么也没发生。

仿佛没有看到她浑身的抗拒似的,陆寒霆起身揽住她的肩,热情招呼:“来吃早餐,今天什么打算,嗯?”

他低着头问她,丝丝缕缕的热气喷吐在夏夕绾耳边,诱惑又轻佻。

夏夕绾嫌恶地拂开他的胳膊坐在离他最远的地方,转头问身后的管家:“你们少爷在哪家医院,我吃好饭去看他。”而后别有深意地瞟了眼一旁的陆寒霆,“他知道自己的保镖,每天不务正业地在他的地盘晃荡吗?”

在夏夕绾眼里,陆寒霆虽然长得人模人样,但实实在在是个危险的人物。

趁着自己的丈夫重病,轻薄自己不说,还成天出现在幽兰苑,指不定就是为了占有自己丈夫的财产!

连夏家那样的小户豪门,都能为了利益不折手段,更不用说陆家这样的豪门大家了。

于是,夏夕绾看陆寒霆的眼神愈加不善:“我警告你,有我在,谁也别想害我丈夫!也别想夺走属于我丈夫的东西!”

第4章 别想夺走我丈夫的东西
1/5
字号
A-
19
A+
默认
背景
上一章
目录
左右翻页
夜间
下一章